注册 登录
好网|校园互动生活第一门户|西电考研|西电工作|西电创业|西电互联网 返回首页

wyking的个人空间 http://club.xdnice.com/?256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特别的爱

已有 14396 次阅读2008-11-15 16:28 |个人分类:评论

很久没有因为看电视而落泪了
但今天当看到陈文魁突然之间充满感激地叫了金环一声大姐后
眼泪便忍不住地掉了下来

这是一部国产片,名叫《特别的爱》
看到这样的名字,大家可能首先想到的是爱情片,是韩剧……
呵,我没有那么肤浅

这部电视剧主要讲述了农村妇女金环一家28年义务照顾非亲非故的身患精神疾病的知青陈文魁的故事,很感人,希望大家能看看。




本剧改编自一件真人真事

康金环的家在黑龙江勤得利农场,那里已经接近我国的最东端,从省会哈尔滨到那里,驱车需要将近十个小时。
记者进屋时,正赶上康金环蒸的一锅馒头出锅。
记者:大姐,您蒸这一锅馒头,够你们家里人吃几天?
康金环:一天吧,一天多点。
记者:一天?为什么?这么多。
康金环:这个馒头,李文魁一顿吃三到四个得。
记者:他的食量很大。
康金环:嗯,他吃一天的,他吃一顿的,我一天我也吃不完。他相当能吃,他饭量可大了他。
记者:所以每次都蒸一大锅。
康金环:对,我每次都蒸一大锅,蒸少了不够吃一天的。
就在这个时候,院子里突然传来一阵歌声,康金环告诉记者,那是李文魁回来了。
康金环说,李文魁已经患病将近40年了。  
李文魁1968年从哈尔滨下乡来到勤得利农场,1971年,由于失恋,他突然精神失常,医生诊断为精神分裂,住院治疗八年后,医生表示,他的病无法完全治愈。此时,李文魁远在哈尔滨的兄弟姐妹都不肯收留他,并最终都下落不明。无家可归的李文魁被重新送回到他下乡时的勤得利农场,这一年是1979年。
李文魁生活不能自理,而且暴力倾向严重,农场里没有人愿意接近他,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人惟恐避之不及的人,康金环却主动把他领回了家。
邻居:好人不领,领个神经病干啥,他又不能帮你干点啥,还得做给他吃,做给他喝,伺候他,伺候不好了,有时候翻脸了还骂人,还打人。那何苦呢?  


外人不解,家人同样难以接受。
康金环的丈夫:他说骂就骂,说砸就砸这玩意谁能受得了?当时我不同意,跟她矛盾很大。
康金环的儿子:这母亲可能是也不知道怎么了,把这么一个自己家不相干的人领到家里来,而且跟我们一起生活,而且这还不是一个正常人。
康金环的大女儿:我就哭就闹,就不同意,就想往外推他还不敢。还害怕,还生气。
尽管家人一致反对,但是康金环还是把李文魁留在了家里,从此,这个平静的家庭不再平静了。
康金环的老伴儿:他把你家里搅得鸡犬不宁,说骂就骂,说砸就砸,这玩意谁能受得了,那个时候是最难过的,孩子还在上学。家里还挺困难的。他还挺能吃,光蒸馒头,正一锅包子,他得吃半篦子。
女儿:他会突然把你的写作业的桌子给了弄翻了,然后就是把你的作业本还有文具盒都给你扔了。甚至有时候把你书给你撕了,在那种情况下,我们就是当时顾不得别的,姊妹三个就是快点仓皇的往外跑,就觉得怕他打我们。有时候他也是拿着凳子撵我们。
受了李文魁的气之后,家人往往就把火撒到康金环的身上,而每当这个时候,康金环通常是一边劝慰怒气冲天的家人,一边安抚疯狂发作的李文魁。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李文魁一次又一次地发作,这天,他又一次拿起斧子追打康金环的丈夫刘汝奇,对此,刘汝奇感到自己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康金环:老刘跟我说,我早想好了,这个日子没法过了,赶快把李文魁送走,一天也不能让他在咱们家,他不走我走,这个家里,有他没有我,有我没有他,我受不了了。
康金环老伴儿:我老伴搂着我不让我走,跪下求我,他说老刘你不能跟他一样,他是神经病,你怎么整,你不要他,你把他推出去,你怎么整?你把他饿死去,冻死去啊?
妻子的眼泪让刘汝奇渐渐地平静下来。
康金环老伴儿:我心里也寻思,也是啊,他一个神经病,当时是真气的,他不是今天追,明天追,他是经常的。骂我不计其数了,我老伴也是。张口就骂,我老伴挨过他多少骂,我老伴也没有办法,我看着也是挺心疼的。你是不是?  
康金环的坚持最终让丈夫妥协了,然而,在她的心里,内疚却越来越深,她觉得自己实在对不起丈夫和孩子。
李文魁的生活没有规律,吃饭、睡觉的时间都不固定,为了迁就他,康金环永远在锅里留着热乎的饭菜,无论白天还是深夜,只要他饿了,都能吃上热饭热菜。
康金环:我只是可怜他,同情他,我把李勇魁接到我家,我想给他一个家,给他一个温暖的家,我啥都不图。
多年来,康金环一家已经摸透了李文魁的脾气,每逢天气不好,他就会心情不好,发病的可能性也就越大,所以一遇到坏天气,康金环就会提醒家人格外当心李文魁。小心谨慎中,二十几年过去了,孩子们都已经长大,而只有李文魁还是老样子,康金环不知道,什么时候李文魁才能从疯癫中醒来。期盼中,康金环一家迎来了1999年的除夕,康金环说那个除夕,她终生难忘。
康金环大女儿:记得那天晚上我妈炒了很多菜,然后家里包的饺子,然后每个人杯里都倒上一杯酒。然后好像吃着吃着,文魁就是端着酒杯,然后就说,看着我妈,愣了老半天,就突然说了一声,叫了一声大姐。
康金环:我激动万分。我没想到李文魁会叫我一声大姐。我说李勇魁我不是你大姐,他说是。你就是我亲大姐。叫我一声大姐,我这么多年的怨恨,我这么多年的辛苦,我终于满足了。叫我一声大姐我就很满足了。我没有白付出这么多年。
解说:也许是康金环超常的耐心和韧性最终唤醒了李文魁,总之,自那之后,李文魁发病的次数明显地减少了。
康金环:实际上李勇魁比我大一岁,我还小一岁,他非要叫我大姐,他叫就让他叫吧,只要他高兴,他叫大姐我就答应  

路过

握手

鲜花

雷人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