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大学课堂该不该禁止带手机?

[复制链接]
839 0
本文由微信公众号“麦可思研究”原创,南瓜学堂获授权转发

近几年来,大学教师们逐渐分成两大阵营:一派认为应该允许手机、笔记本电脑和平板电脑这类设备进入课堂,利用这些设备辅助学生进行课堂学习,引导学生合理使用这些设备;而另一派则认为应该禁止这些设备进入课堂,以便学生专心听课。

2018年1月17日,广东某职业技术学校学生上课玩手机,学校明确规定,学生上课不准玩手机,被老师发现后该学生不愿上交手机,师生二人发生争执,并导致学生倒地。据校方介绍,事后学校教务处主任、校长分别找该老师了解了情况,肯定了该老师的工作责任心,同时也对该老师在课堂上处理学生违纪行为的方式方法不当提出批评。1月19日,该校分别召开学生大会和教师大会,还原此事真相,对全体学生和教师进行了教育,以防类似事件发生。(《广州日报》,2018-01-21)

“Z一代”(Z世代)是与互联网共同成长的一代,他们大都生于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至21世纪00年代中期,紧随着“千禧一代”,被称为“数字原住民”——依赖智能手机之类的移动设备,甚至对这类设备非常“上瘾”。许多学生从中学时就在各种移动设备上花了很多时间。如今他们已经陆续步入大学校园,随之掀起了“可否在课堂上使用数字移动设备”的讨论热潮。

640.webp.jpg
某高校课堂配上了手机收纳袋。上课前,学生将手机放进收纳袋,课后再领回手机。

禁止还是允许,这是个问题

拥有各种移动设备长大的“Z一代”大学生,渴望与外界互动,渴望获得外界的各种信息,因此他们希望把这些设备带到课堂上也就不足为奇了。

由于大学生们对这些设备的“上瘾”行为,导致越来越多原本允许或能够容忍学生带设备进教室的教授们开始试着订立一些限制条件。纽约大学副教授克莱·舍基在2014年之前是允许学生带移动设备去课堂的,但后来他意识到这样导致上课时有太多学生精神溜号,于是他加入了禁止学生课上使用这些设备的队伍。

“我是‘X一代’(指出生于20世纪60年代中期至70年代末的一代人),如果你让我关掉电子设备几个小时,我并不会觉得焦虑或失落。”美国莱特州立大学组织领导学助理教授、《Z一代进入大学》一书的合著者科里·斯米勒说,“如果你让年轻学生这样做,他们表面上或许会按照要求关掉设备,但内心其实非常希望可以看看谁给他们的手机发短信了,谁在Twitter上给他们留言了,或者是朋友们在Instagram更新了怎样的动态。”

因此基于“Z一代”的时代特征,一些教育专家提出,新一代的大学生极为依赖手机、电脑,如果课堂上全面禁止可能会加剧学生情绪上的焦虑,难以促使他们集中注意力学习。

如若禁止,需要给出理由

新罕布什尔大学一直是默认禁止学生带移动设备进教室的,除非授课教授允许破例。2017年从该校毕业的克里森·帕兰杰坦言,几乎没有老师在课堂上跟她提到过这条规定,直到大二时她才知道这项“默认”政策——有名学生在某门课上打开了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教授看到后当堂提醒了该学生。

作为一名学生,帕兰杰认为学校的默认禁令忽略了一点:大学是大学生开始学习独立承担个人责任的阶段,他们应该知道什么时候该放下电子设备,什么时候该集中注意力。“教师要向学生解释清楚为什么移动设备不允许进课堂,这样学生才能真正从心里接受这项课堂规定。”心理学家、麻省理工学院教授、《重拾谈话:数字时代的话语权》的作者雪利·特克尔表示。

通常为了避免引发争议,更多的大学会鼓励教师根据实际授课情况,订立自己课堂上关于移动设备的使用政策,因为他们中的许多人在开会时也会时不时地盯着手里的手机屏幕,何况学生呢?美国许多大学的教学中心会在网站上发布允许移动设备进课堂的优缺点的简短指南,以供教师在订立相关政策时考虑。

不少教授认为,所有的政策都应该是因课程而异,甚至是因学生而异的。玛丽华盛顿大学历史学教授杰弗里·麦肯允许学生在课上使用手机和笔记本电脑,但只能用于与课堂有关的内容。他表示,“世界变化之快令人难以置信。如果我们不让学生使用这些工具,可能会害了他们。”

弗吉尼亚大学传媒学教授希瓦·韦迪雅那桑的做法是,禁止在小型研讨课上使用移动设备,但鼓励学生在大型讲座中通过这些设备,更积极、有效地参与到课堂互动中去。

远景大学历史学教授兼卓越教学中心主任凯文·甘农一般会在开课第一天,与学生讨论使用移动设备会如何影响他们的学习,以及对周围同学的不良影响。

640.webp (1).jpg

但之后,他会根据每堂课的授课内容来机动地拟定移动设备的相关使用政策,提前通知学生们。甘农认为,“在这方面,我的机动政策明显要比那些一刀切的政策成功得多。虽然我不能保证每一位学生在课堂学习中都能不分心不走神,但我在保障良好的课堂教学质量和将学生们视为成年人之间取得了很好的平衡。”

移动设备进课堂并不可怕

除了明文禁止学生带移动设备进课堂之外,还有教育专家提倡大学教师们可以引导学生慢慢戒掉在课堂上使用这些设备的“瘾”,把这些设备由课堂“违禁品”变为“学习工具”。

加州州立大学多明戈兹山分校心理学荣誉教授拉里·罗森建议授课教师可以给学生一分钟的“科技时间”来查收和发送信息。他表示,最初教师可每15分钟安排一次课间“科技时间”,之后可以逐渐拉长授课时间,让学生更加集中注意力。

斯米勒作为《Z一代进入大学》的合著者之一,她在研究中还发现,低年级学生比高年级学生更喜欢在课堂上登录Instagram或Snapchat等社交媒体。她明白让学生戒掉对移动设备的“瘾”太难,因此在深思熟虑后想出了将学生这一上“瘾”行为纳入课堂管理中去。

在“组织领导”这门课程中,传统上,授课老师会要求学生根据课程需要,写下自己的长处。但斯米勒给了学生10分钟的时间,鼓励学生在教室附近通过手机拍下能说明自己优点的照片。相比于传统教学法,这一做法明显更能调动学生学习的积极性。

手机、电脑等移动设备究竟对大学生的学习产生了怎样的影响?或许正如Top Hat对520名在校大学生所做的《学生动向》报告所示,科技对大学生的学习之路非常重要。对于该调查报告的部分内容,可参见以下内容:

问题:你认为课堂上使用诸如笔记本电脑或手机这类移动设备,是否有助于你的学习或有助于所学知识的吸收消化?

调查数据显示,75%的受访学生表示,移动设备可有效帮助他们学习。不过同时有6%的受访学生明确表示,不喜欢在课堂上借助这类移动设备学习。

问题:在过去一年的课堂学习中,你是如何借助手机来学习的?(多选)

调查数据显示,智能手机已与学生的课堂学习密不可分。58%的受访学生会用手机拍摄课堂上的PPT,41%的受访学生表示会去网上搜索课堂提问的答案,39%的受访学生会借助手机阅读数字化课本,34%的受访学生会借助手机参与老师的课堂提问,24%的受访学生会使用手机完成课堂签到。

问题:以下哪些用途是你愿意在课堂上借助手机实现的?

调查数据显示,受访学生非常愿意在课堂上能有更多机会和用途来使用手机。59%的受访学生表示愿意利用手机参与老师的课堂提问,60%的受访学生表示愿意使用手机完成课堂签到,55%的受访学生表示愿意借助手机阅读数字化课本,54%的受访学生表示愿意使用手机拍摄课堂上的PPT,44%的受访学生表示愿意使用手机参加课堂测试。

主要参考文献:
[1]Ben Gose . "A New Generation of  Digital Distraction ."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17Sep.2017.
[2]Jeffrey R.Young."Sanjay Sarma Rethinks the Professor's Role." 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10 Apr.2016.
[3]Matthew Numer."Don't Insult Your Class by Banning Laptops." 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4Dec.2017.
[4]Top Hat STUDENT PULSE·2017报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